-新氧-

圈地自萌💙
国际三禁🈲
ooc

突如其来的脑洞
最近不是很流行这样的微信聊天嘛

丝毫不负责任的虚幻采访
关于各直男如何被掰弯的讨论
估计以后还会有其他cp
嘿嘿

职业选手非爱豆啦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他教会我的可能就是不管身处什么年代
他都说他的根是中国

以张扬爱国情怀主义为荣❤

那就必须要推荐skam了呀
也不是非常好看
我也就是看了十几遍吧
演技在线颜值在线且内容具有教育意义
墙裂推荐
💙

0804209

给钱谢谢

_(:з」∠)_有人吗

【舅夜】无人像你(胡编乱造甜饼)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真人
听《撒野》《遇叫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的产物
很日常很杂乱很流水账的记录式文章
我们双c还要一起走更长的路
💙
 

但你出现在我身边
就是我可以遇见的最大的惊艳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愿意把自己的的饼干分给他 还是四块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变成一朵向夜葵 无时无刻不想看到他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的眼神会让自己陷在里面再也出不来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傲娇的小嘴会让自己被怼也乐在其中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的怀抱温暖到让自己想一直赖着不起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愿意把他的小脚丫抱在自己的怀里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让自己在回答别人关于两人关系的问题时慌乱掩饰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愿意告诉所有人他很可爱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让自己像萌妹一样心里小鹿乱撞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让自己浪荡的灵魂安定下来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和自己并肩280场比赛了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像他一样陪伴自己更久了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和自己一起组成加里奥大嘴为所欲为体系了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和自己融为一体一起回城了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carry他还十分配合的叫爸爸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放弃底线叫爸爸求carry了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忍不住靠近 让站位变成人 从 人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能够在人群中一眼锁定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了解口是心非这个成语的精髓了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和自己一起发明一种专属于彼此的语言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和自己有缘到在那么多人里抽奖都抽到他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愿意为了他一个手抓饼凑100块订单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游戏秀不到位随便甩锅给他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会让自己心甘情愿送人头给五杀

苏汉伟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代替那个sbad了

陈圣俊想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成为他的中单小霸王了

苏汉伟想要永远有只金毛在自己右手边

陈圣俊想要永远有颗栗子头在自己左侧

苏汉伟不敢轻易相信陈圣俊的那些喜欢

陈圣俊想说自己不骗人却苦于中文不好

苏汉伟想要和陈圣俊一起并肩到520场

陈圣俊想要在520场那一天认真说喜欢

         

             我想左肩有你 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

【舅夜】旧事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真人
emmmm
吃糖太多来个刀让自己冷静一下
短篇 be
没人看就给自己看💙

 

       2022年的春天,我又一次踏上了上海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
        腿哥在退役后就开始自己做生意,他在V酒店最高的旋转餐厅里设宴款待我,略显寒酸的是,巨大的圆形餐桌周围,只有我们两个人——当年的人事物都已随风而逝……
       他说:“看吧,那时的我们多令人讨厌啊,连个朋友都没有。”
       长大以后,才发现,原来那些当初我们不屑的东西,其实,有些时候挺重要的。
       那一次,我和腿哥彼此喝了很多酒,席间却很少说话,因为,我发现,不知何时,我已跟他没有了共同语言。余下的只是沉默。
这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后来,喝多了的他自顾自的说,我自顾自的听。
       他说,你走之后那个暑假苏汉伟来找过你你知道吗,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发短信你也不回。
说到此,他开始掰着指头计算。
       “一共七次,他一共来过七次,最后一次,还哭了。”
       他说:“你应该知道的,他喜欢你!”
       我微微一笑,就在我决定返回家乡的前一天,曾经看过所有的短信,对于他所说的这些我当然知道。我还看到过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的短信,我知道那个号码属于苏汉伟,我也知道一定是腿哥将我的号码告诉了他。
       他在短信里对我说:“陈圣俊,等有一天我们再见面,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把所有短信删除,唯独留下那一条。
       我听腿哥告诉我,你现在所在的加入了新人的we已经成为了世界一流的强队,比我们在的那个时候还要强呢,还说你现在更像队霸了,天天针对新来的小ad,一直骂人家菜,说你们的比赛一票难求。是呀,我是听他说,虽然早在这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一切,我看电竞新闻是因为你,我关注赛后采访是因为你,我买比赛门票是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我又怎会不知道?只是我告诉自己我不知道,就好像我真的不知道一样。
       我举杯微笑,我对他说:“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呵,这句话,多像你当年的语气。
       每一个认真生活的孩子,都应该得到好结果。
       他说:“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他交代过你一回来就通知他的。”
       我笑着摇头,心说,就让他一直认为我还游荡在那些风景美好的地方吧,既然现实看起来并不算很美丽。
       苏汉伟,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把我变成了一个精于世故的生意人。而你,又是什么样?
       世界终究还是,变成了我最讨厌的样子。
       我听腿哥说,彼时的苏汉伟已经变成了公认的世界第一中单,站在了更高更耀眼的地方。
       我笑,说:“那很好啊。”
       转身,借故走进洗手间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满眼朦胧。
       如果那一天,在听到他喊出我名字的那一刻,我勇敢的转过了身。
       现在的我们,该是什么样子呢?
       掩耳盗铃的我很少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一旦想起,胸口的某个地方就会痛。
       再见吧,以前相熟的我们,和后来陌生的彼此。既然电影里都说过,青春是用来怀念的。既然遥望你的这一路上终究只有我一个人。
            

                               ————end————

圈地自萌
平平淡淡的小甜饼
由小饼干引发的脑洞
以及对如何把《真相是假》写甜的思考
促成了此文
自我感觉有点拖沓
不知道哪里触碰了敏感词只能发图
祝食用愉快
没人吃我就自己吃
💙

〖舅夜〗阴天快乐

圈地自萌
一大早脑内突然循环阴天快乐这首歌
没人看就写给自己看
💙

    叫阴天别闹了
想念你都那么久那么久了

       端起酒杯的时候兮夜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陈圣俊的那天,是个阴天。自己其实是不喜欢阴天的,本来每天作息时间都日夜颠倒,跟太阳公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难得因为欢迎新队员起了个大早,还是阴天,兮夜想,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对那天印象深刻的吧,因为旷工的阳光,因为略显闷热的空气,因为我不喜欢,所以才会印象深刻吧。
       抬眼,对眼前那个依然帅气十足,眼神撩人的陈圣俊微笑着说出早已在一个人的小房间,镜子前,练习了无数遍的祝福语的时候,兮夜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自己就惊叹这人长了一双桃花眼,还真挺好看。自己本就喜欢可爱又好看的事物,人不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吗,兮夜想,是因为这样,日后才会沦陷在这眼神的注视之下,才会忍不住在那双眼看着自己的时候心软,会分享给他自己的小饼干,才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只是一点点。
       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兮夜想,今晚回去怕是又要过敏了,难受…“苏汉伟…”有人叫我?他?兮夜收回了发散的思绪,看向那个站在自己面前,却像是隔了整个银河系的人,用那双自己无法抵抗的眼睛,用那种真的带着关切的眼神对自己说,“苏汉伟…少喝…过敏…”“谢谢~”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带着正常洒脱的感觉,好兄弟之间该有的那种。
      看着陈圣俊点头 转头看向身侧的女生,露出温柔的笑容,然后拉着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兮夜想,他可能真的已经忘记了吧,以前粉丝都们都管他陈圣俊叫向夜葵,因为他的眼神无时无刻都黏在自己身上;他可能真的忘记了,他一次次对自己说的喜欢,可爱,多动人;只有自己还记得sbad,记得陈圣俊眼睛里的光,看向自己时候的光。
       果然,你说的都是玩笑,只有我当了真。
       坐下的时候,兮夜想,今天又是个阴天,怪不得我这么难受…
       走出婚礼现场,兮夜低头看着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抬头用手遮着眼睛从指缝间偷偷看了看头顶刺眼的阳光,突然就笑了,周围人只看着兮夜突然笑了,然后嘴里嘟囔了句什么,然后低下了头继续走路。一个离他很近的女生听到了他说的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跟自己正玩手机的女伴说,刚刚那个男生好奇怪,为什么他要对着大太阳说什么“我们AD啊…阴天快乐”……
       其实没什么,只是兮夜看到太阳的一刻突然明白了,自己不是因为那天是阴天所以才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是第一次见到了陈圣俊才印象深刻,自己其实不讨厌阴天,只是讨厌爱上了陈圣俊的自己的,超越了一点点喜欢的自己,变得贪心的自己,没有了sbad的自己。

    
        我一抬头 就看到了那时的我
                                

                                     ———end———